成版人性视频app菠萝蜜iso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“被人利用,但对方想害的人,是我、陛下和两个孩子。”

听到赫云舒的话,秦阿大吓得后退两步,不敢相信。

他好半天才缓过神来,结结巴巴道:“可、可是,我同乡是将蘑菇送给我的,他如何知道我会将蘑菇送进宫里来?”

话一说完,秦阿大自己心里就有了答案。

当初,赫云舒和燕凌寒帮他救回了孩子,这让他感激不已,故而在家里的时候,就屡次跟人提起这件事,言辞之中更是感激涕零。

后来,燕凌寒派人去带他和孩子来京城,这件事家乡的人更是无人不知。

况且,在家乡之时,言谈之中他曾经无意中透露过,燕凌寒和赫云舒极喜欢吃野味儿。

将这种种事情联系起来看,同乡送来这样的好东西,他自然不会独享,定然会将这好东西送进宫里来,让赫云舒等人尝尝鲜。

这件事的幕后之人,将一切了解得很透彻,也算准了他的心思。

秦阿大将这一切和盘托出,同时悔恨道:“是我的错,我不该说那么多。”

“阿大,这与无关。无需自责。”赫云舒宽慰道。

娇艳惊人六月小美女图片

“皇后娘娘,如果不是我多嘴,他们又怎么会知道您的喜好?说到底,这件事都是我的错。”

秦阿大坚持认为自己有错,赫云舒见他都有些魔怔了,便让人送他回铭王府,想着换个环境,或许他的心情会好一些,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偏执。

另外,秦阿大的那个同乡虽然死了,表面上来看线索是断了,但赫云舒并不气馁,派了人去查那同乡在京城的踪迹,想着从这上面查出什么来。

然而第二日一大早,赫云舒却得到了一个让她十分意外的消息——秦阿大死了。

这个消息,是留在铭王府的暗卫送来的。

得到这个消息的瞬间,赫云舒几乎以为是有人潜进铭王府,杀死了秦阿大。

然而暗卫禀报道:“主子,秦阿大是自杀的。临死之前,他留了两封信,一封给您,一封给他的儿子。”

竟、竟是自杀!

赫云舒指尖轻颤,打开了那封信。

秦阿大识字不多,有些地方更是以图案代替,虽是如此,赫云舒还是看出了这封信的大意。

他是说,出了这样的事情,他难辞其咎,心中羞愧难当,唯有一死,才能抵消自己的过错。

虽然所有人都没有责备他,但是秦阿大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。

“怎么会有这样傻的人!”赫云舒手里捏着那封信,愤愤道。

见赫云舒如此,暗卫劝道:“主子,秦阿大是个极忠厚的人,无意中犯下了这样的过错,他是太难受了才会这样做的。”

赫云舒面色冷肃,对于那幕后之人的恨意又多了一重。

可现在,她首先要处理的,是秦阿大的丧事。

赫云舒定了定神,道:“这件事,念风还不知道吧?”

“主子没有吩咐,属下也没有自作主张。”

“念风现在在哪儿?”

“算算时间,这会儿应该是在后面练武。”

赫云舒沉思一番,道:“念风还小,这个时候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实在是太残忍了。不如统一口径,只说秦阿大是得了急症而死,如何?”

“主子如此为念风考虑,再好不过。只是,这封信……”

“且先留下,待以后再给他。”赫云舒打定了主意,如此说道。

既然做好了打算要告诉秦念风秦阿大是得了急症而死,那么得了急症的人,连大夫都来不及找,又怎么会有时间写信呢?

既是如此,且先留下这封信,待以后再给秦念风是最好的。

赫云舒亲自去看秦念风,这个时候,他和小灵毓、小恭让一起,正在后面练武。

今日练习射箭。

几个孩子的衣服都很简练。

赫云舒站在远处看着秦念风,现在的他已经不复原先的孱弱,身子壮实了很多,他比小灵毓二人要大一些,已经像个小小的男子汉了。

此刻他搭弓射箭,神情专注。

啪——

利箭射出,直中靶心。

秦念风喜上眉梢。

赫云舒站在那里,一直沉默,不知该如何将这个消息告诉年幼的秦念风。

正当她犹豫的时候,小灵毓看到了她,欢喜地叫了一声,之后就跑了过来。

与她一同跑过来的,是小恭让和秦念风。

赫云舒避无可避,走了出来。

她的目光越过小灵毓和小恭让,看向了秦念风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道:“念风,我看到射箭了,很好!”

小小的孩子,尚且没有尊卑之念,秦念风欢喜得不行,道:“皇后娘娘,谢谢您夸奖我。我爹说了,我得好好练功夫,以后好保护两位殿下。”

赫云舒的心一阵轻颤,若是换了旁人有这番境遇,定会让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,但秦阿大却不同,只说让秦念风学好功夫,保护小灵毓和小恭让。

一时间,赫云舒心中五味杂陈,她走近,摸了摸秦念风的脑袋,道:“是个好孩子。”

秦念风歪着脑袋看向赫云舒,满脸都是笑意。

之后,赫云舒看向了小灵毓和小恭让,道:“们俩去练箭吧,母后有话要对念风哥哥说。”

小灵毓疑惑道:“母后,要同念风哥哥说什么?”

赫云舒不知该如何回答,到底是小恭让更通透一些,他拉了拉小灵毓的袖子,道:“妹妹,刚刚做了我手下败将,不想扳回一局吗?”

“当然想!”小灵毓脱口而出,跟着小恭让回到了射箭场地。

就这样,赫云舒带着秦念风坐上马车,一路出宫,往铭王府而去。

赫云舒踟蹰了一路,终是不忍心开口。

倒是秦念风心里迷糊,一个劲儿地追问。

原先,赫云舒只是沉默,被他问得多了这才开口道:“念风,想爹吗?”

“不想,他前天才来看过我呢。”秦念风不假思索道。

赫云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握住了秦念风的手,道:“念风,是男孩子,要坚强一些。”

“是,皇后娘娘!”秦念风只当这话是赫云舒对他的鼓励,笑嘻嘻地应道。

赫云舒不忍去看,别过了脸。

马车终于停下,赫云舒牵着秦念风的手下了马车,缓缓走进铭王府,来到了秦阿大所住的院子外面。到了这里,也就到了非说不可的时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