嗨翻影院adc手机版下载

   那匕首很明亮,在宫灯之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。

   质问过凤长宁之后,赫云舒是有些激动的。想起那个孩子的死,她有几分心痛。

   这心痛让她分了心,没能及时察觉凤长宁的举动。

   百里姝倒是察觉了,但是她身手不快,只得大声喊道:“云舒,小心!”

   可,有人比她的声音更快。

   出手的人,是燕凌寒。

   他身如闪电一般靠近了赫云舒,一手将她护在自己身后,一脚踹开了凤长宁。

   顿时,凤长宁犹如狂风中的黄叶,就这么飞了出去。

   明瑾瑜慌忙腾身而起,接住了她。

   燕凌寒定定神,转过身看向了赫云舒,道:“云舒公主,您没事吧?”

   赫云舒微施一礼,道:“多谢无忧先生出手相救,我没事。”

   燕凌寒点了点头,重新站回了凤云歌的身边。

  
成熟气质演绎动

   凤云歌本就有意让无忧先生接近燕凌寒,所以,对于他的举动,凤云歌并未说什么。

   只是,他心里有些不舒服,不知道为什么,他心里总觉得,救了赫云舒的那个人,该是他自己才对。他有些弄不清楚,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。

   然而,疑虑只是一瞬间,眼前的这个难题,还需要他来解决。

   他冷眼看向凤长宁,道:“长宁,犯了大错,日后就不必再出门了。”

   这话,便等于软禁了凤长宁。顾虑到端王,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杀了凤长宁的决定。

   而这,也是他最大的让步了。

   对于这样的惩罚,赫云舒并未说什么。

   之后,凤云歌让凤天九离开了。

   凤天九走后,凤云歌看向了凤星辰,道:“王叔,去那边坐着。朕有些话要跟云舒说。”

   凤星辰看了看,距离并不算太远。在那里,他仍然可以看到赫云舒,只是听不到他们说话而已,也没什么。

   如此想着,凤星辰就走到了一旁去。

   待凤星辰走远,凤云歌看向了一直坐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凤芊柔,道:“皇姐,来跟云舒道歉吧。”

   听罢,凤芊柔站起身,惊愕地看向了凤云歌,道:“云歌,是不是喝多了,说什么胡话呢?”

   “皇姐,那被扔进了井里的投毒的丫头,难道不是的人吗?”

   凤芊柔身子一震:“胡说些什么,不是!”

   凤云歌冷笑一声,道:“皇姐,难道还要让朕拿出证据来吗?还是说,我们姐弟之间,真要闹到如此不堪的地步?”

   凤芊柔气鼓鼓的,说不出话来。

   “跟云舒道歉。”凤云歌再一次说道。

   他看着凤芊柔,目光如炬。

   这帝王的威压,最终使得凤芊柔低下头,冲着赫云舒说道:“云舒,对不起。”

   虽然她声如蚊蚋,可这道歉的话,她终究是说出来了。

   对于眼前这一幕,赫云舒并没有感到意外。

   凭借凤长宁的本事,她不可能在宫中下毒。如此,凤长宁就一定有帮手。至于这个帮手,赫云舒第一个想到的人,就是凤芊柔。

   现在看来,她猜对了。

   今日之事,是凤长宁的主意,可下毒之人,却是凤芊柔所派。二人联手,借着许悠悠,导演了今晚这一出好戏。

   之后,凤云歌命凤芊柔也退了下去。

   此刻,凤芊柔心情挫败,下毒的事情被察觉了,她那些青蛇也没了,这让她很沮丧。

   凤芊柔离开后,赫云舒看向了凤云歌,道:“陛下,日后请加强对百里姝的保护。”

   “这是为何?”凤云歌惊问道。

   在他看来,百里姝是以御医的身份出现的,而且是男御医,他不以为有人会怀疑到百里姝。

   赫云舒缓缓开口,道:“刚才凤长宁想要害我的时候,百里姝情急之下,喊了我的名字。”

   若非亲近之人,绝不敢直呼赫云舒的名讳。

   百里姝的这句话,暴露了她。那么,她以后的处境,就会很凶险。而凤天九心细如发,她一定从这句话中窥见了什么。

   听罢,凤云歌如临大敌。百里姝是他研制出碧金之毒解药的关键人物,他绝对不允许百里姝发生任何的意外。如此,他点了点头,道:“好,朕会的。”

   如此,赫云舒便稍稍安心了。

   这时,百里姝凑近了赫云舒,冲着她眨了眨眼睛,悄声道:“放心好了。凤长宁即便是不死,也跟死差不多了。”

   看来,是她在凤长宁身上做了什么手脚。百里姝是医者,可同时她也精通毒术,惹了这样一个人,可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 “们在说什么?”凤云歌问道。

   百里姝笑了笑,道:“陛下,云舒提醒了您要保护我,我在感谢她。”

   凤云歌不疑有他,道:“回去吧,会有人保护的。”

   百里姝点了点头,冲着赫云舒笑了笑,然后走了出去。

   人走的差不多了,赫云舒冲着凤云歌微施一礼,道:“陛下,云舒告退。”

   凤云歌却是说道:“赫云舒,点冰成火的秘密,不准备告诉朕吗?”

   赫云舒微微一笑,道:“陛下,我不觉得想知道这个。更何况,明日便是除夕了,今天这大好的日子,还是不说不吉利的事情了吧。”

   凤云歌却是皱了皱眉:“点冰成火,和吉利不吉利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 “总之,陛下不会想知道的。”

   凤云歌摇了摇头,道:“不准卖关子,说!”

   “那好吧。陛下可曾记得,那燃火的地方,是冰块中有气泡的地方?”

   “朕记得。”

   “那气泡是水底腐烂的植物或是动物所散发出来的,它们从水底慢慢往上升,结冰的时候便被冻住了。而那气泡,是可以燃烧的。”

   “原来如此。”凤云歌点了点头,如此说道。

   赫云舒却是问道:“陛下,难道不觉得,这湖面上的气泡多了些吗?”

   凤云歌朝着周围看了看,冰面上有着气泡的部分,在宫灯的映照下显得很暗淡。而这湖面上暗淡的部分,有很多。

   “这是何道理?”

   凤云歌这么问了,赫云舒也就为他解惑了。

   听赫云舒解释完之后,凤云歌无语望天,这个年,可真是不让人好好过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