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f2抖音app安装失败

“醉仙鸡,这是蔚蓝星球上最出名的特产,味道鲜美,传说连神仙吃了都会为之沉醉。”

“千年云菇,亦是蔚蓝星球的名品,最少也要三百多年才能成熟,美食中的精品。”

“野韭菜,名字虽俗了一些,可实则却是喜欢生长在地气充沛之所,往往它生长的地方,就会发现灵石,口感鲜美,滋阴补阳。”

很快,叶芷欣便端来了三道散发出浓香的菜肴,一边陈放在唐迁身前的小桌上,一边介绍菜品。

最后,她还放下了一瓶烧酒,外加一碗颗粒晶莹散发出浓郁香味的米饭。

来到中央大世界之后,尤其是踏入了神游之境,唐迁便很少吃饭了,现在有了空,看到这么美味的佳肴,未免食指大动,毫不客气的大吃大喝起来。

害怕下毒?

不存在,他可是永恒圣体,当初在龙门世界的时候,霸道的毒素入体都被他体内血液急速分解,不敢说真正的百毒不侵,但一般的毒素,他根本没放在心上。

“不错,果然美味。”唐迁将三道菜都品尝了一口,赞不绝口,然后又美美的喝上一口烧酒。

酒当然也是好酒,在这羽翼一号太空船上的东西,自然不会差了,都是蔚蓝星球上的人间珍品。

“爽!”

一连吃了好几口,唐迁大呼过瘾,可惜少了个人陪酒,不禁望了蜷缩在一团的上古大妖一眼,又暗自摇头,没劲。

小影

他抬头,望着恭恭敬敬站在一旁,双手交叉放在身前的叶芷欣道:“来,一起吃点,陪我喝几杯。”

叶芷欣忙摇头道:“不行的,我……”

“这是命令。”唐迁语气一沉,说道。

叶芷欣浑身一颤,她终究只是个先天境的弱小修士,哪里扛得住唐迁这位神游境中期强者的威压?

她小心翼翼的走向桌旁,站在一边也不敢坐下。

呃,没筷子啊。

唐迁见她两手空空,便道:“去拿一副碗筷来。”

叶芷欣不敢违抗,转身去了。

唐迁看着她曼妙的背影,尤其是那腰腿之间的丰腴部位,急忙收回眼光,然后落在那盘野韭菜上,瘪嘴自言自语:“劲儿真大。”

长空漫漫,星途寂寞,有这样的美女一路相伴,倒也是件美事儿。

不行不行,老子女人那么多,而且都还等着老子,怎能在这中央大世界再拈花惹草?

想到来之前那段时间被苏云曦等女榨的双腿发软的情景,唐迁脸上洋溢出幸福的笑容来。

还真是想念她们啊。

可是,都他么四年多了啊,当初就算被真的榨干了,这四年多的时间下来,迁哥也早就养肥了啊。

阿弥陀佛,不能再继续想了,否则会出事的。

一定要谨记老婆们的叮嘱教诲,不可沾花惹草,万万不可。

叶芷欣很快便回来了,她端着一碗饭,一个杯子,在唐迁的吩咐下坐在了桌子对面,两人开始喝酒吃饭。

言谈之中,唐迁对叶芷欣有了有一定的了解。

她叶氏家族本也是蔚蓝星康巴城中的一个老祖宗,祖上算得上三流氏族,可到她爷爷那一代的时候,便开始家道中落了,仅仅只能算得上是富裕家庭。

富裕家庭对中央大世界的人族而言,也只能算是一般般了,安安分分过日子的话,还能勉强生存。

可万一哪天遇上点冲突之类的,这种小家庭就会灰飞烟灭。

毕竟,这是个修行者的世界。

叶芷欣的父亲有振兴家族的野心,之可惜自身能力有限,生了七八个儿子,其中也没有几个有能力的,在修炼这条道路上,反是女儿身的叶芷欣最为突出。

但偏偏叶芷欣却又被羽千机看上了。

这还是三个月前的事情。

当时羽千机就暗中让人联系了叶芷欣的父亲,表示他这私人太空船上缺少一个端茶倒水搞服务工作的人,有意招纳。

叶芷欣父亲立马认为是祖坟冒青烟了,当天就做好了叶芷欣的思想工作,将她送入了羽墨一族。

“那个,这次行程结束之后,便离开吧,到时候便彻底自由。”唐迁听到了她的故事,心里也是一阵不忍,忍不住说道。

叶芷欣一愣,诧异的看向唐迁。

“我认真的,没开玩笑。”唐迁道。

叶芷欣神色变幻了几下,道:“叶氏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如今能伺候姬公子,是叶氏的福分,绝没有半点不满。”

唐迁摆手道:“不需要这么谨小慎微,没必要,我可不是羽千机。”

叶芷欣闭着嘴不敢说话了,而且也不敢继续喝酒。

在她眼中,唐迁这位姬家公子可是顶了天的超级大人物,这样的大人物她是万万得罪不起的。

刚才言谈之中,她故意说了这么多自己的身世,自然也是带着一定的目的,有着自己的小算盘,可她更加知道,这些名门公子哥喜怒无常,现在与自己谈笑风生,转身或许就能将她丢出太空船,让她成为无尽星海中的垃圾。

叶芷欣虽然也吃了一点,但并不多,唐迁硬是将三道菜吃了个精光,当然,那壶酒早就喝光了。

静坐了一会儿,唐迁思绪翻涌,却是静不下心来修炼。

本以为能够借此机会逃离南域,返回秘境世界,却没想到这妖王竟如此没有人……妖品,欺骗了自己。

现在跟着这位妖王前往寒域边塞,前途堪忧,生死不知,也不晓得还有没有机会回来。

想到这些,唐迁一时间竟是情绪低落到了极点,有点万念俱灰的心态。

任他如何努力,在这浩瀚的中央大世界,现在的他早已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。

以前在地球,在龙门世界,在秘境,他都能主宰自己的一切,掌控自己的人生,可来到这里之后,除了一开始还算顺利,自姬暔天出现之后,他便失去了对自己人生的主宰。

这种对自己的人生失控的感觉,很不爽,也很让人彷徨。

瞥了一眼窝在貂绒沙发角落的大妖元神体,唐迁起身,寻了一间放着大床的卧室走了进去。

将身体丢在这张柔软的大床上,唐迁差点泪崩。

他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这么放松身心的轻松过了。

罢了,就堕落一会儿,好好睡上一觉,管他秋冬与春夏。

许是真的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,现在抛开一切杂念的唐迁,一躺在床上,便倦意袭来,很快陷入了沉睡。

迷迷糊糊中,也不知过了多久,唐迁感觉似乎有人进入了房间。

虽在深度睡眠之中,但他毕竟是神游境修士,一下便惊醒了过来。

入眼处,便见叶芷欣俏脸通红的站在床边,正望着自己。

呃,来我房间干什么?

而且,这俏脸通红的表情,是什么意思嘛!